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本地一览

微交通︱共享滑板车之争:谁是幕后推手谁是最终赢家?(两则)

点击数:68 更新时间:2019-07-09 11:53:05

  今年以来,我国部分城市开始明令禁止在道路上使用动力装置驱动的平衡车、滑板车等新型交通工具。而在美国,以电动滑板车为代表的新型共享交通方式却悄悄兴起,逐渐被一些城市所接纳。这是因为,如果得到妥善监管,这种新型交通方式有可能成为小汽车出行的有效替代方式,而非城市顽疾。本篇介绍了美国一些企业为新型电动代步工具发展而做出的探索。当然,该经验是否适用于我国国情和发展阶段,需要进一步探讨。

  共享电动滑板车(后称“滑板车”)在历经了春夏季激烈的运营许可争夺战之后,终于将在旧金山重新启动。在12家申请运营许可的公司中,旧金山交通局给予其中2家:Skip 和 Scoot,在市内开展试点项目的许可证。从现在开始,旧金山居民与旅客将目睹规范化的滑板车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上一次滑板车进入旧金山的时候,它们被人们看作为僵尸惊悚片里遍地的“瘟疫”。此前,人们从来没有在人行道上见过电动滑板车。但上次混乱的滑板车之争让大家目睹了滑板车对街道产生的变化。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的执行总裁甚至拥有在旧金山投放1万辆(的伟大宏愿。居民的需求和反对意见在春夏季持续升温。因此,在暂停运营后,滑板车的此次重返将会是小规模,并且更规范化的。

  Skip 和Scoot在旧金山受监管的经历可给其他城市提供很好的先锋案例---城市究竟如何将像滑板车这样的微交通[TH1] 纳入其已有的交通系统?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议题。

  滑板车的支持者认为滑板车减少了人们对汽车的依赖。虽然这种社区效益远未得到证实,但汽车毋庸置疑会给城市带来巨大的负面外部影响。 自1946年以来,汽车每年导致超过3万人死亡。 空气污染降低人们的寿命。 而“轻型”车辆,即人们的普通汽车,占美国温室气体排放量的17%(。 机动化出行,由于获得停车和高速公路补贴,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城市形态,使得城市地区扩张得更厉害。

  近年来,网约车带上其粉色发光的胡须(暗指Lyft),渐渐深入机动化出行。在城市管理层有时间做出反应之前,优步和Lyft就已建立了足够的忠实用户群体,迫使城市将网约车当作出租车来管理---这在大部分城市都奏效了。

  但是滑板车还是个新兴事物。旧金山作为一个与新科技公司打交道超过十年的城市,终于从中吸取教训,在滑板车进入城市三个月内,就拍板禁止了所有滑板车公司的运营。一个好的项目的落地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应更像长远的政府交通项目,更不是初创公司一贯急功近利的项目。城市监察官Aaron Peskin说到:“很多类似公司不顾公众利益,偷工减料,再次基础上来换取巨额利益,建立其企业帝国。”

  但是这次的情况不一样。滑板车公司Skip的滑板车集中在市中心附近(包括聚集了许多科技公司的SoMa)。 该公司在向旧金山交通署SFMTA的运营申请书中,特别强调了将滑板车变成城市官方基础设施的一部分的决心。Skip公司承诺建立一个社区顾问委员会,其中大多数成员由政府主管任命,并计划跟踪滑板车的进展,以支持城市公共交通系统发展。这是Skip第一次进入旧金山,但该公司已承诺支出一百万美元作为劳动力培训和交通宣传。 相比之下,这远远超过了已经成立45年旧金山自行车联盟的总体预算。

  Skip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njay Dastoor认为,滑板车的问题不在其使用体验。 根据公司在华盛顿特区的经验,人们骑滑板车还是很开心的。但是不使用滑板车的人对它们持有很大的反对意见。不可否认的是,滑板车占用了城市公共空间。它们不仅堵住了自行车道也危害了在人行道上的行人。滑板车东倒西歪的停放给人们带来的不便。 借用交通经济学家的一句话,“滑板车出行的私人和社会成本之间存在差距”(参考文献1,如需下载请公号后台留言索取)。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无论滑板车对骑车者本身带来的效益如何,其所带来的负面外部性都需要公众来承担。

  Dastoor说到“所以问题的核心是:我们如何让不使用滑板车的人感受到,即便滑板车加入,他们仍然能正常参与到城市出行活动中?”

  Skip正在开发一个滑板车上锁系统,使骑手能把滑板车锁在的自行车桩上,从而避免人行道堆积问题。另外,骑手教育也很重要,特别是引导人们在马路上,而不是人行道上骑滑板车。Skip公司也意识到如果街道没有自行车专用道设施,滑板骑行会让人们感到特别危险。因此,Skip承诺投入50万美金以改善基础设施。

  至于应对公众投诉,Skip在华盛顿特区与城市交通署合作,寻找投诉高发区。像文前提到的,大多数的投诉不是针对滑板车的使用,而是停车。因此,Skip做了一件很简单的举措:为华盛顿特区的投诉者了提供了投诉热线电话号码。这是一件小事,看似很简单,但是与大多数其他初创公司的工作方式显然是对立的。

  Dastoor说:“其实Skip也可以选择对投诉充耳不闻;像我们这样正在快速增长的公司,很容易会选择和投诉人承诺回电,但是永远不帮助解决问题”。

  Skip看起来像在自找麻烦。很多初创公司其实明明可以努力让那些不使用它们服务的城市居民不受到过多负面影响,但这并不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在春夏季旧金山首次滑板车大战中,Lime公司声称这只是公司的试点服务---这导致竞争对手之一,Bird公司立马跳入市场战争---尽管旧金山市要求滑板车公司等待接受政府监管。另一个公司Spin当然也不想被市场与政府抛弃。对客户而言,这无疑是一场混乱的争夺战。“就像很多软件公司一样:先抢占最多的用户,再想办法盈利。”Scoot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 Keating 说到。“但这并不是一种可持续的模式。”

  地方政府对滑板车的抵抗可能会减缓包含滑板车在内其他出行模式的市场增长速度。Scoot公司的Keating估计,在未来的10到20年内,不同模式的小型电动汽车(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可占据全球城市中心的25%。这些出行模式的转变有望推动人们替换化石燃料汽车。

  然而,与此同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例如,谁应该管制小型电动车?现有的车辆管理部门或许可以监管,但对于单轮或电动滑板车来说可能有点过头了。 毕竟自行车也不需要在车管所注册。但另一方面,应该也要有专门人员检查这些出行模式是否适合道路行驶。

  还有一件令人头疼的就是头盔问题。假设滑板车在旧金山及全国范围内大幅扩张,总有人会在使用中受伤。除了鼓励客户戴头盔以外,这些公司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保证人们的出行安全?

  如果我们可以制定出多种微交通方式,那么像滑板车,轻便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这样的出行模式将会从根本上改变城市交通系统,从而重塑城市的经济地理脉络。Dastoor说道,“交通运输与房地产价值一直紧密相连。”

  那是1990年的一个夜晚,一位名为Wim Ouboter的荷兰-瑞士籍银行家兼业余工匠想去位于苏黎世的一家小店买香肠。他想从家里出发去香肠店,然后去一个小酒馆,再回家。但是这些出行距离很尴尬:走路太久,开车太近。Ouboter认为,他此时需要的是一种可以快速满足短距离出行的公交工具。从车库里取出一辆自行车似乎太麻烦了。他想要的是一辆滑板车。

  主人公Ouboter来自一个“滑板车怪胎家族”---他和兄弟姐妹们从小就喜欢在玩具滑板车上跑来跑去。但是对于一个要吃香肠和喝啤酒的成年人来说,他此时急需一个升级版滑板车。“问题是如果一个大人骑着小孩的滑板车出门,别人会觉得你很奇怪,”他说到。“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可以折叠的东西,以便把它带入酒吧。”

  2003年,圣加仑大学在一篇文章中记载了Ouboter对滑板车的先锋意义(参考文献2,如需下载请公号后台留言索取)。1996年,Ouboter成立了一家名为Micro Mobility Systems Ltd. (简称micro™ )的公司。当时,他把滑板车称为“小型摩托车”或者“迷你车”。之后,他开始与中国自行车制造商JD Crop合作生产。1999年开始在日本市场销售。

  在这一点上,滑板车的起源故事有点模糊。例如有一些报道,比如2001年的彭博社文章声称当时JD公司总裁Gino Tsai才是是幕后的真正推手。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Ouboter说JD公司最终出售了他的设计,命名为Razor,而Razor美国公司成立于2000年(Razor拒绝就谁发明了滑板车的问题发表评论)。之后其他模仿品牌相继加入,世界上突然刮起了一阵滑板车狂热风。

  “你可能知道美国Razor滑板车公司吧?“Ouboter在电话中问我(当时他在希腊的一座小岛上度假,但他常还住在瑞士)“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Razor其实源于我---一个瑞士人”

  2000年,Razor被评为玩具协会评为“年度春夏玩具”( 。2001年,700万辆滑板玩具车在美国郊区的道路上嗖嗖作响。但在千禧年之际,当初的银色小玩具悄然发生改变---原来,Ouboter从未觉得他的创作只是个玩具。

  Ouboter最先的打算是将滑板车推向市场,作为城市最后一英里交通的解决方案。 他说,1998年他在与梅赛德斯奔驰谈判,为该公司的智能汽车配备滑板车,并认为通勤者会骑着它们从遥远的停车场到中转站或其他目的地。 在1999年滑板车席卷日本时,很多第一批骑手都是地铁通勤者。

  当下旧金山正在发生的滑板车之战,在Ouboter看来,都是可以预见的:挤满加州人行道的Bird电动滑板车;华盛顿特区东倒西歪的Lime滑板车;戴着AirPod西装笔挺的白领骑着滑板车去上班,这些在Ouboter看来并不奇怪。这些比玩具滑板车略大,装有电池的升级版滑板车在2018年席卷了许多美国城市街道---在这背后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十多家无桩电动滑板车租赁公司。去年才创始的Bird公司,刚刚达到1000万次滑板车租赁次数。在过去的14个月内,Lime公司的用户产生了总计1150万次滑板车与自行车共享旅程。两个交通出行巨头优步和Lyft也正在开拓滑板车市场,心想获取半碗羹。距离Ouboter最初的想法20年后,2018年终于开启“微交通”。

  从当初的玩具滑板车在现在很多美国城市都可以见到的无桩电动租赁滑板车—这标志了滑板车完成了其演变周期。如今的Razor在美国长滩,圣地亚哥和坦佩推出电动滑板车业务(,并计划扩展到更多的城市。

  Outoter笑着说:“你看吧,事实证明我是对的。但是当初没人听我的。天哪,一个这样的想法的实现居然需要20年!为什么需要这么久?”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看另一个千禧年交通变革代表案例:赛格威(Segway)个人运输车。2001年,赛格威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这个自我平衡的人类移动装置在街头引起巨大关注,一度被人们预测为城市交通变革者。

  另一方面,电动滑板车则拥有更多忠实粉丝。这个90年代儿童街头标配,凭借其文化标志,成功重新席卷街道。

  最初的简易滑板车(脚踢的)可以追溯到克林顿政府时期。20世纪早期的城市孩子们会将轮滑鞋固定在木板上,添加金属管作为把手,然后沿着街道滑下来。

  现如今,Razor已经向成年人出售这些滑板车。Razor美国的首席运营官Danny Simon在一封邮件里说到,“其实在最开始成年人就把滑板车作为最后一英里的通勤解决方案。”在2001年的一篇博客中,前Razor雇员Paul Holmes说到,“我们从来不把滑板车称为‘玩具’”---和小孩说这是玩具,他们反而觉得不酷了。

  大人们也加入了滑板车行列。在纽约时报2000年的一篇专栏中(,John Leland 描绘了滑板车进入城市的第一个夏天。画面中成功人士骑着滑板车,“线条流畅,设计前卫,好看实用。”然而很快滑板车逐渐从大众口中的时尚前卫变成了失望。

  作为一个交通工具来说,只拥有两个轮子的滑板车骑起来好看是好看,但你无法骑着它把衣服带到干洗店。广告里俊男美女的优雅滑行都是骗人的。在现实情境下,高峰时段骑滑板车犹如加班。轮子在粗糙的地面上摩擦,由于基座很低,很小的碰撞都会阻碍出行。真正到了公司的时候,骑手已经满头大汗,被路上不知道多少人嘲笑,翻白眼,可能还绊过一跤。骑了几次以后,Leland就放弃了,他把这个“玩具”给了他12岁的孩子。

  终于在2003年,Razor研发了电动滑板车(但是由于瑞士的严格道路规章制度,直到2013年才开售。)有人开始滑着去上班,但是有人对此表示担心。有些州将电动滑板车列为“轻便摩托车”---法律规定骑手必须年满16岁,戴头盔,在路上而非人行道上骑。

  电动化的滑板车更高效,但也更昂贵。在这之前,无桩共享单车2017年在美国的普及降低了价格障碍。Matt Yglesias在一篇Vox文章中(描述了促使2018年电动滑板车租赁热潮的几个主要因素是:电池与GPS价格的下降,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人们对城市中心空间需求的增加。

  只要1美金,一个成年人就可以体验无桩共享电动滑板车。小小的滑板车骑行非常方便,即使穿着西装或者裙子,也很容易上下车。滑板车比赛格威更方便使用,需要的技巧更少。并且,滑板车是千禧一代童年时消遣的“玩具”。

  最近被引进的新词“微型交通方式”,看似新奇,但追根到底就是20几年前的玩具。硅谷的创业者总喜欢把旧东西套上高大上的新词,让它们重新收到大众的欢迎。

  从法律上说18岁以上才可以租滑板车。但就像买烟一样,这个“技术”障碍可以克服。Bird公司要求用户扫描驾照,而Lime只需你输入年龄就行。大部分的滑板车需要一张信用卡和至少一美金就可以开锁---很多高中生都可以做到。现如今很多滑板车开始进入居民区了,小孩们也对它们越来越感兴趣。

  在底特律,31岁的Andy Didorosi是一名滑板车充电人员。他发现在很多居民区,没电的滑板车就在那囤积着,时不时有些小孩看着新鲜试图想玩一玩。这个新型“高科技”宠儿没了电就变回了原样---一个玩具。

  Didirosi也是底特律巴士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他正在为社区的孩子众筹滑板车和头盔。 “我感兴趣的是硅谷创业公司如何进入一个像底特律这样的城市 - 一个历经经济大萧条,交通匮乏的贫困社区 -以及这些公司如何成功向拥有信用卡的成年人推销滑板车的, 却把邻里的所有孩子们都忘了”

  重夺光芒的滑板车陷入了一个尴尬境地;关于谁能骑滑板车(小孩还是大人;硅谷技术宅还是平民老百姓)的争论仍在继续。另一个现实是:行人并不想在人行道上看到滑板车,但滑板车也不被认为是自行车或者轻便摩托车。所以,街道上没有能容下它们的空间(。

  对滑板车的边界划分模糊其实很危险。2018年9月初,达拉斯的一名男子在从电动滑板车上掉下来后被发现死亡(原因尚不清楚)。 还是今年的9月21日一辆SUV的司机在华盛顿特区高峰拥堵的杜邦环岛撞上了一辆滑板车; 骑手后来死在了医院(。

  城市如何能适应滑板车?Ouboter提出,“首先要减少给大型汽车的停车位,”他觉得城市应该为小型出行模式提供更多停车位。其次是减少车道,把他们替代成更加环保的慢行专用道。“你知道什么最荒唐吗?一个在大马路上开着一辆皮卡!”

  Ouboter的公司,Micro,仍是这场交通的重要参与者。这家瑞士公司现在销售小孩与两轮/三轮滑板车,还包括价值1000美金的电动滑板车和滑动式随身携带行李箱(。同时Micro公司还出品了更大一点的超微小汽车,Microlino(,它也是宝马公司小型车Isetta。无桩滑板车的热潮还没有结束。Lyft刚在洛杉矶的Santa Monica推出了一系列电动滑板车。

  Ouboter作为滑板车发明者背后的男人,现在正为他20年前的发明为城市的贡献感到欣慰。“尽管这一天晚到了20年,但是看到很多人骑滑板车,我还是很开心。”

Powerd by 亳州资讯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23-12345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23-123456 邮箱:123@12345.com